会名题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原副总理 邹家华
WWW.CIITA.ORG.CN
成立于1990年
ENGLISH 首 页商会新闻政策解读行业要闻商会党建 分支机构活动预告会员服务会员推介园区招商联系我们
您现在位于:首页 > 资讯 > 行业要闻 > 正文

超三成高市值企业布局云游戏 技术和内容竞相驱动

    2020-08-03 02:52:55

“如果你的公司没有云游戏业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游戏公司。”一位游戏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

当游戏市场已经陷入存量竞争的时候,5G和云游戏的出现被视为撬动游戏增量空间的有力抓手。今年ChinaJoy(下称“CJ”)不仅首次增加了5G云游戏展示,技术、内容厂商也竞相发布云游戏新举措。

当云游戏被普遍视为游戏行业的确定趋势,那么产业链各方在如何布局,从游戏开发、游戏发行到分发平台,游戏产业链各环节又会发生哪些变化?入局者在探索也在观望。

5G催化云游戏

伽马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百亿市值以上游戏相关企业布局云游戏尤为积极,已经布局的企业占比达35.1%。

顺网科技副总裁徐钧认为这主要缘于5G的催化。云游戏的关键点一是要有宽带,二是要有足够低的延迟,而5G的核心就是大宽带、低延迟,中国5G商用信号,导致整个行业都蜂拥至云游戏领域。

顺网科技较早切入云游戏业务,发布了云电脑、云玩两款云游戏产品。从云游戏产业链视角来看,顺网科技偏向技术驱动型平台,更多扮演的是垂类云算力服务商的角色。

作为网吧服务商,顺网科技缘何切入云游戏,则与当下云游戏延时问题有关。顺网科技副总裁蔡翔告诉第一财经,目前云游戏进入家庭,画质已基本可以满足用户需求,大多数的家庭宽带都足以支撑肉眼无法识别的画质差异,在80M宽带基础上,用户体验到的画质和原画质接近度已高达97%。

“但时延问题仍然存在,传统运营商中心化的网络架构,导致家庭在接入宽带后,网络时延非常高。”蔡翔表示,顺网尝试依托网吧搭建一个庞大的算力池,进而解决时延问题。

从用户体验端而言,网络传输时延与视频网络回传时延占据了整个时延70%以上,即使在5G网络下也不能完全解决这一问题。因此需要中心云和边缘云相结合,缩短服务器和终端用户的传输距离成为当下最有效的解决方案,目前大部分解决方案商都已经着手边缘服务器的布局。

云游戏的成本和商业模式也是行业关注的焦点。蔡翔表示云游戏的成本主要包含设备采购成本、云计算算力成本和游戏内容成本,目前5G和宽带成本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量的边缘计算节点初期投入成本也比较高。

从目前已经上线的十几家云游戏平台来看,付费模式几乎都采取了订阅式。CJ期间,顺网推出了面向C端的云游戏产品云玩,硬件售价为599元,模式为包时制,月卡会员费用为108元。

针对成本蔡翔算了一笔账,传统端游一个用户要连续3年,每天使用3小时电脑,才会与云算力的成本等价,因此云算力成本平摊到每位用户来看,并不比传统娱乐方式高多少。但长远而言,他还是希望硬件价格可以趋近于成本,像奈飞一样通过用户付费订阅内容来实现营收。

内容价值有望重估

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云游戏推动产业链重构,渠道有望弱化,头部内容价值有望重估。基于新技术云游戏会产生新的分发平台和渠道,但云游戏的价值不止于此,内容才是未来云游戏重点方向。

“云游戏将是行业面临的最大格局之战,云游戏让‘三分格局’变成‘一分格局’。”创梦天地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高炼惇告诉第一财经。以往游戏市场分为端游、手游、主机市场,云游戏的到来将三个市场合在一起,会创造出更多的商业模式。

作为内容驱动型公司,“腾讯系”创梦天地和腾讯云在CJ期间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在云游戏技术、内容及场景生态层面展开深化合作。高炼惇坚信云游戏将会进一步打开高品质游戏成长空间,具备高品质游戏研发能力的游戏内容提供商将持续受益。

与此同时,云游戏的到来也会给游戏研发带来一定的挑战。高炼惇指出目前的云游戏内容大多都是将传统游戏云化,原生云游戏几乎只处于讲概念阶段。传统游戏制作流程,从立项起就知道自己的游戏面向的是手游、主机还是其他,例如针对手游碎片化场景,游戏的核心时长就会控制在3~5分钟。针对主机游戏沉浸式场景,则会将游戏时长控制在三十分钟到两小时。但云游戏下,用户在什么样的场景、什么终端体验游戏是未知的。

高炼惇认为,云游戏真正到来的时间将会在2023~2025年。首先要有足够的5G覆盖,运营商可以提供足够大的流量包给到用户,云计算GPU和云传输能力都要足够优化,这一系列技术优化下来至少需要3年时间。相较于技术,高炼惇更担忧三年后云游戏是否会有杀手级的游戏体验。

从目前基础设施条件来看,他认为主要有两类游戏适合云游戏:第一类轻度多人竞技游戏,因为云游戏可以很快邀请到朋友和玩家一起开黑,玩家以前要发链接下载游戏,但在云游戏时代,玩家只需要轻触鼠标就可以直接进行真实的竞技。

第二类是拥有大世界观、大场景的游戏,故事极其庞大、画质极度优质,需要大量的云计算,这也是中国当前比较薄弱的环节。高炼惇曾做过一份调研,他发现真正具备创意功底、创意能力、技术能力,能够制作出大世界观的团队,全球不超过200家,而中国团队占比1%都不到,超过一半的团队分布在日本、美国和法国。

“中国的云游戏速度一定会比其他国家快,但在这场云战斗里是否能成为云游戏强国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高炼惇强调。他认为从街机、主机到PC和手游,中国一直未出现现象级IP,因此在云游戏到来之前,中国游戏企业必须修好内功,说好故事,提高制作工艺,提高创意能力。

责任编辑:陈平
版权所有: 中国信息产业商会 @1990-2020
京ICP备14010836号     技术支持:北京动感时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