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名题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原副总理 邹家华
WWW.CIITA.ORG.CN
成立于1990年
ENGLISH 首 页商会新闻政策解读行业要闻商会党建 分支机构活动预告会员服务会员推介园区招商联系我们
您现在位于:首页 > 资讯 > 行业要闻 > 正文

行业性社团组织:推进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生力军

    2020-10-20 03:48:48

完善行业治理机制、推进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实现我国经济高效运行和资源有效配置的必然选择。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行业性社团组织及时聚合行业资源,推动行业集体行动,在带动产业链协同复产和疫情防控中做出了积极贡献,彰显了其在行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在新形势下,行业性社团组织需紧抓行业发展契机和自身运营转机,提升自身生存能力和公共服务能力,积极融入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为巩固我国产业链优势、维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做出更大贡献。

 一、行业性社团组织在行业治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行业性社团组织,是指由同业企业以及其他经济组织在自愿的基础上,基于共同利益诉求所组成的一种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是我国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践中主要包括行业协会、商会、联合会、促进会、产业联盟等。行业性社团组织是推进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生力军,具有几个重要功能,即协调政府、市场和企业三者关系,加强行业自律规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在此次新冠疫情防控工作中,行业性社团组织强化使命担当,充分发挥业务专长,积极参与疫情防控、推动行业复工复产,凝聚了行业企业同舟共济战胜疫情的信心与决心,在行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进一步彰显。

发挥沟通政企的纽带作用,为行业发展提供双向信息保障。行业性社团组织具有扎根行业、贴近企业的天然优势,并接受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的指导,具有“上通下达”的特性,是政府与企业沟通的桥梁。针对疫情对行业的影响与冲击,行业性社团组织积极开展调查研究,及时、快速、准确地了解疫情对本地区、本行业的影响,对企业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情况进行全面摸底,及时将相关诉求反馈给行业管理部门,做好企业复工复产相关政策的宣传引导,为政府决策和行业诉求提供双向信息保障。比如,深圳市机器人协会在疫情之初就面向集群发布《企业受影响情况调研表》,为后续工信、科创部门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提供参考。湖北通信行业协会系统梳理了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关政策,为企业组织项目管理、通信工程、5G技术和网络安全等网上培训,积极排解企业面临的困难。

与各利益主体积极沟通协调,推动企业协同发展。行业性社团组织是各利益主体共同愿景的承载者和践行者,能有效推动成员企业达成共同目标和统一行动。面对疫情带来的冲击,各类行业性社团组织积极整合产业链资源,参与搭建区域生产、加工、采供、运输信息平台,推动供需对接,协调解决企业复工复产面临的原材料、劳动力、资金、物流运输等方面的困难。比如,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对口罩、医用防护服以及重点原材料企业进行了全面梳理,逐一联系300多家重点企业,了解企业复工情况及面临困难,动员企业提前复工、全力生产。海南孕婴童行业协会、绍兴贸促会为企业出具因疫情导致未能按时履约交货的不可抗力证明,帮助企业维护合法权益。

发挥行业管理的监督激励作用,促进行业自律。行业性社团组织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发挥行业的自律作用,规范企业行为,促进公平竞争,推动行业可持续发展。在疫情防控中,更显行业自律的重要性。各类行业性社团组织积极号召会员企业践行社会责任,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坚持诚信守法经营,确保价格平稳和质量安全,维护疫情期间的市场秩序稳定。同时,行业主管部门加强了对企业复工复产中疫情防控情况的检查督促,对一些不符合复产要求或疫情防控不力的行为及时制止,并向有关部门反映,进而有效促进了行业自律发展。比如,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向会员企业发布共同战“疫”大爱无疆倡议书,全力保障防疫药品、用具的生产与调配,坚决杜绝恶意囤货涨价,严防以疫情名义生产销售假冒伪劣药品和医疗器械。东莞市口罩装备企业在疫情期间发起成立东莞市口罩装备产业联盟,通过搭建平台,促进企业成员间的合作,畅通上下游供应链,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坚决稳定市场价格和维护市场秩序。

二、行业性社团组织发展面临的问题

新冠疫情为行业性社团组织提供了展示自我、发挥自身作用的舞台,但行业性社团组织自身在发展中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在疫情冲击下充分暴露出来,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从自身条件看,法人治理结构尚不健全,自身服务能力有待提升。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和运行机制,是行业性社团组织成为权责明确、运转协调、制衡有效的法人主体的基本要求。在此次疫情中,部分行业性社团组织并未建立健全内部法人治理机构和运行机制,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很大程度上还是靠强有力的组织负责人或龙头企业,行业发展所需的组织共治、风险共担机制并不完善。此外,行业性社团组织的核心要义是面向行业提供公共服务,但受制于自身营利能力有限,当前多数行业性社团组织还是靠会费和财政支持来维持运营,公共服务能力受到影响。

从外部环境看,受法律法规和管理规范制约,市场化、社会化发展面临一定的难题。目前我国民法对非法人社团组织的法律地位和基本权利义务未做明确规定,经济领域对非营利性的社团组织鲜有涉及,规范行业性社团组织的法律法规主要是《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地方性规章制度,但相关法律法规对行业性社团组织与政治性、学术性社会团体管理没有明显区别,且财务制度、税收减免、社会保险等相关政策也相对缺失。同时,行业性社团组织大多实行严格的双重管理体制,虽然很多地方已推行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但多数地方的业务主管部门并未把监督市场、技术检测等相关专业性工作下放,在疫情冲击下,部分行业性社团组织想做好统计、政策建议等工作,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对行业性社团组织而言,市场化、社会化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三点建议

加快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提升内生动力。政府部门应制定和完善行业性社团组织法人治理的指引性规则,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监督管理。行业性社团组织应努力推进能力建设、制度建设,建立健全治理架构、决策方式、管理制度和激励机制,提升自身在疫情中树立的公信力和社会形象。

健全自身服务功能,实现自我造血。行业性社团组织要创新服务模式和方法,探索和建立一整套市场化运行机制和功能模式,充分利用现代信息、网络技术手段,创新咨询、沟通、监督、公正、自律、协调多样化服务。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做好政会脱钩改革,加快标准制定、资格审查、监督激励等职能向行业性社团组织的转移,加大政府向行业性社团组织购买服务的力度,逐步提高政府购买服务的份额或比例。

增强区域属性,积极参与产业集群发展。在新时期,区域性行业性社团组织的作用日益重要,应基于地方产业特色和历史文化,加快建立起服务于区域经济尤其是集群经济的机制。顺应产业集群化、网络化发展趋势,行业性社团组织在地方培育发展产业集群中应积极作为,真正成为促进集群成员交流合作、增强集群行为主体集体效率的非营利组织,有序推动集群网络化发展。

责任编辑:陈平
版权所有: 中国信息产业商会 @1990-2020
京ICP备14010836号     技术支持:北京动感时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