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名题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原副总理 邹家华
WWW.CIITA.ORG.CN
成立于1990年
首 页商会新闻政策解读行业要闻商会党建通知公告分支机构活动预告会员服务会员推介园区招商
您现在位于:首页 > 资讯 > 行业要闻 > 正文

有机会,有挑战,VR+AI如何找到突破点?

    2018-10-23 12:39:08

编者按:10月19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南昌市人民政府、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承办的2018世界VR产业大会在江西南昌隆重开幕。在19日下午的主论坛高端对话环节上,嘉宾就VR产业现况、创新技术、AI与VR结合点、创业创新挑战等热点话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对话嘉宾: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紫光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王竑弢

科大讯飞执行总裁 胡郁

索尼互动娱乐(上海)有限公司副总裁 贾鋆

Unity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 张俊波

主持人:

美国特拉华大学教授、上海科技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副院长虞晶怡

在VR、AR领域,交互性的挑战在哪里?交互的重点是手势,怎么让玩家能够更加享受、投入?

胡郁:说到交互技术,我们正在提出一个概念,说它是基于视觉呈现的交互方式,通过显示设备能够显示非常多的图像。人类的眼睛可以获取图像里非常复杂的信息,包括语义信息,人类以最快的方式把它传递出去,如果没有显示器,只能通过语音。

我们戴上VR眼镜以后,深度沉浸在里面,手的操作和各方面的操作,比用键盘鼠标触摸更加复杂。在这个时候,语音交互提供了非常好的处理手段。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在不同环境里使用基于世界的云交互,对语音交互提出了很大挑战。我们看到很多人在家里,在会议室,在大马路上在用这个技术。在视频里,有非常多的上下文场景,要将上下文环境联系起来,才有可能理解这个东西。所以我要说明的是,在交互过程中不仅仅需要语音识别,还需要语音合成,把它们通通打包在一起形成一个方案。在智能化的信息处理方面,AR/VR有着非常大的挑战。

传统的渲染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云端,一种是本地。在短期内如果要实现超逼真的渲染效果,会是在云端还是在别的端上实现?

张俊波:游戏如果在云端渲染,交互的强度比较高,还是不太现实,5G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公司,像微软等都在做云端渲染,而要实现云端渲染,要求传输要基于光纤。AR、VR的云端渲染有非常实际的应用,例如工业界的产品模型非常大,一辆车的渲染动辄几个TB,这么大的数据不可能下载到手机,所以这种情况只能在云端渲染,而且要做压缩和简化。而且工业应用的交互性比较弱,拖拉、旋转一下,旋转之后半秒钟看效果,其实是可以的。所以在云端渲染,在工业应用和非游戏应用方面是很实在的。

胡郁:我觉得现在有一个趋势,人工智能的学习是在云端,我不知道VR是不是同样存在这样的内容。现在对终端的技术能力和响应速度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能够看到,随着终端功能的发展,可能原来有一部分在云端进行语音识别的内容,慢慢会搬到终端来。

现在还有一种可能性,即边缘计算,边缘计算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们认为将来有可能在语音的交互,比如一个家庭里面、一个办公场所里,处在一个基站范围内,它的服务可以在边缘技术的层面上提供,这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不同的选择。

在深度学习领域,AR、VR今后将起到什么作用?AI和VR的结合会有什么样的前景?

张俊波:当VR、AR应用到工业界,我们会有大量的数据,会提供一些学习的机会,包括怎么定位,怎么判断灯在哪个位置,这些都要通过学习培养出来。另外,VR在AI的应用里,做实时的定位和地图需要很强的AR技术,才能有效。在AI应用场景里,我们拿一个很长的应用产品,扫一张照片,扫一个图,需要把这张图放到云端,通过AR来做3D,这也需要有大量的学习。

我们看到在VR、AR场景里,分辨率更高了,意味着需要大量素材。这些素材不再是照片,不再是图,必须被转成3D模型,加上材质。这种东西怎么做出来呢?传统的方式是,大量美工在那里一个点一个点地画,拍摄传统电影则是一帧一帧地改。我们通过拍几百万、几千万张照片,制造出地图、场景的3D模型,这样就可以去渲染。

我们大概有1000多万注册开发者,除了给开发者提供AR、VR的功能,自身也提供大量AI研究。除此之外,我们最近跟阿法狗做深度合作,进行AI研究。我们跟IBM也有很强的合作,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合作,把AR技术开放给AR、VR的开发者。

贾鋆:VR出现之前,人和屏幕是分开的,人们可以沉浸在虚拟现实中,这是一大突破。我们有很多内容开发商,随着VR技术的不断发展,他们原来的一些深度游戏会让玩家更有沉浸感和代入感,同时也丰富了平台的游戏。

胡郁:当你采用沉浸式非常深的AR或者VR设备以后,会产生替代感,虚拟人工智能给你的感受和震撼,有可能比通过其他交互界面来得更加强烈。比如你通过一个触摸屏幕跟人工智能互动,或者通过语言进行交流。现在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沉浸式交互界面,让你更难区分什么是真人,什么是人工智能。在VR、AR环境中,生物给你的体验就像真的一样,我认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人工智能的某些技术,比如感知技术、运动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通过眼睛、耳朵、内心感受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觉得在AR、VR的环境里,人工智能将给你带来更好的体验,甚至更早的融入。

随着物理世界和数字技术的融合,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区别也会非常强,这是否会给社会带来挑战,又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挑战?

王竑弢:面对这些挑战,我们也在做一些实践。其实包括大数据也只能通过在场景里做实践,然后找到突破点。在新技术上,不找到实际的应用,其实是很难突破的。我觉得VR之前那么繁荣,在大家一片看好的时候停滞下来,现在又开始发展,走在了理性的道路上,这是正确的,我们要在场景里解决技术问题,江西也走在这样的道路上。

张俊波:从伦理方面来说,机器人未来会征服这个世界还在讨论中。但是技术是,你不发展别人也要发展,所以你还是要发展,你要把这个技术掌握在你手上。大家知道核武器,因为核武器掌握在正常人手上。AI也一样,我们不能说AI会颠覆这个世界,但不能因为担心改变世界规则而不去发展。我们应该正确认识到这一点,然后从道德、法律上来规范、引导AI的使用和研发,而不是规避它。

胡郁:美国有一些学者叫未来学家。他们把100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放到20年后来讲,人类一下就被吓住了。但是事实是这样吗?我们做技术的,对这个始终存在很多疑问。因为大方向虽然是正确的,但是历史的脚步会留给我们足够的时间,留给个人和社会慢慢适应这个过程。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虚拟时代,没有打游戏的过程,我们会更无所适从。未来这个转换是,让你无法分辨地沉浸到这两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那时的人类社会和个人在内心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现在专门做AR、VR的创业潮很热。有什么建议给创业者,什么领域可以涉及,什么领域应该避开。

张俊波:我正好也创过业,我出来之后就创立了一个小公司,后来这个公司被收购了。有一个特点是专心,你想做啥,你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然后你专注这在方面做就行。有很多创业者比较浮躁,什么热做什么,也不清楚能带来什么价值,没有在技术、研发上做一定的积累,而更多的是在做融资,然后烧钱,这一点我是不太认可的。

贾鋆:我没有创过业,但是我接触到很多开发商,他们基本上从小创业到现在,有些公司没做下去,但有些非常成功。我认为,如果要创业的话,必须潜下心来,好好做出一个作品之后,再去想融资方面的问题,不要一下把自己的身价抬太高,有了作品才有自己的想法,才有未来。在创业初期,目标和理想是非常重要的,不能一味融资。

胡郁:我的一个建议是要有创业的心态,但是不是一定要创办一个公司。我觉得创业的心态永远比独立开一家公司更艰巨,更有挑战。还有一点要告诉大家,虽然是大学生创业,但是千万不要本科没有毕业就去创业。

王竑弢:事实上所有事情的成败,还是取决于是否热爱,自己是不是真心热爱。我们说的不是把创业当成一件事情,最后一轮一轮地融资,是取决于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什么,要去做什么。

张俊波:创业公司如果想进入这个行业,有可能不是那么方便,成功率不会那么高。VR、AR发展起来一定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硬件要达到最低门槛,更重要的是要有内容。如果内容做得很好,是比较适合创业公司去做的。

责任编辑:陈平
版权所有: 中国信息产业商会 @1990-2018
京ICP备14010836号     技术支持:北京动感时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